<track id="fpdx9"><progress id="fpdx9"><listing id="fpdx9"></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fpdx9"></th>

          <nobr id="fpdx9"><menuitem id="fpdx9"></menuitem></nobr>

            <track id="fpdx9"></track>

            <track id="fpdx9"></track>
            <sub id="fpdx9"><meter id="fpdx9"></meter></sub>

            <sub id="fpdx9"><progress id="fpdx9"></progress></sub>

            教研通訊 周報 2011年9月總第272期對當前基礎教育改革的反思(一

            作者:教科處 來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1-12-15 瀏覽次數:

            教研通訊

            周報 20119總第272  成武二中教科處主辦

             

            對當前基礎教育改革的反思(一)

            ——從中美教育比較獲得的一些啟示

            華南師范大學基礎教育培訓與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教授  王紅

             

            近年來,我國基礎教育改革以美國基礎教育為參照對象,獲益頗多;但同時,我們對美國教育的認識也存在著模糊甚至誤解的地方。

            當我們把這種模糊與誤解帶入教育改革時,不僅對改革無益,反而可能把我們引入一些誤區。筆者所在的華南師范大學基礎教育培訓與研究院和美國范德堡大學皮博迪教育學院合作,先后組織了九次中美中小學校長雙向交流活動。活動中,中美雙方校長的觀念碰撞,給了筆者很多啟示。

             

            基礎教要培養什么樣的“基礎”?

            到美國之初,很多中方校長認為:我們的大學也許比不過美國,但我們中小學生的“基礎”卻遠比美國中小學生的“基礎”好。證據之一,就是我們中小學生在各種國際性的學科競賽中,獲得佳績無數,普遍比美國學生好。由此,很多人得出的結論是:中國的基礎教育質量在總體上比美國好。

            一言以蔽之,我們“輸在了終點”,但至少“贏在了起點”。

            事實真是如此嗎?

            范德堡大學號稱美國南方哈佛,吸引了大量優秀的中國留學生。活動中,我們安排中方校長與該校的中國留學生對話,讓他們從留學生的感受和對比中去了解美國基礎教育。

            中方校長問的最多的一個問題是:“你們覺得在美國,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留學生的答案往往是:“學習方法、自主思考和解決問題能力的欠缺。”

            原來,在和美國同學的共同學習中,留學生們發現,過去國內老師辛辛苦苦教給自己的“牢固的知識基礎”,現在幾乎派不上用場。美國同學自主學習能力強,思維敏捷,上手很快,而自己總要慢半拍;一些理工科的學生更郁悶,自己過去在國內是尖子生,是站在“前沿”的,但在美國學習卻讓他們體會到了什么是“基礎工作”——在實驗室里,他們往往只能做一些基礎性的工作,真正最關鍵、最富有創造性的環節往往被善于創新的美國同學搶了先,他們因此戲謔地說:“國內學習的基礎讓我們成了‘基礎’!”

            這樣的對比,令人心生感慨:我們在終點輸了,在起點也不見得“贏”了!我們的高等教育質量不如美國,基礎教育質量也不見得就比美國高。我們必須思考的一個問題是:作為基礎教育的中小學,究竟應該為學生未來的發展奠定什么樣的基礎?

            在“基礎教育”一詞中,對“基礎”的基本內涵:“人在未來進一步接受高等教育以及在社會生活中獲得生存和發展的根本和起點。”中美雙方沒有根本的分歧,但對于基礎的具體內容,中美雙方則有著不同的理解。

            按照中國教育工作者的理解,“基礎”是指“基礎理論、基礎知識、基本技能”(即“三基”),我們把人在未來“進一步學習和發展的根本”定位為扎實的“知識體系”而美國人則認為,人在未來“進一步學習和發展的根本”的核心不在于知識體系。而在于一個人的學習興趣、好奇心、質疑能力、探究能力等“能力體系”。

            這兩個體系有什么差別呢?知識體系強調的是“學會”,而“能力體系”強調的是“會學”。強調“學會”的中國基礎教育體系,學生離開學校時帶走的是沉甸甸的“基礎知識”,而強調“會學”的美國基礎教育體系,學生離校時帶走的是充足、輕松的思維空間和濃厚、持續的學習探究的興趣。

            所以,當我們自稱“基礎好”時,美國人也在宣稱他們“基礎好”。究其原因,就是中美雙方對“基礎”的理解不同。那到底孰優孰劣?我們可做一個最基礎的判斷:在中國,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中小學生常常抱怨大學的入學考試誤導和制約了中小學的教育,大學則抱怨中小學培養的學生缺少進一步發展的后勁和動力。而在美國,卻很少見到大學和中小學之間相互抱怨。一般來說,美國大學認為美國的中小學還是比較好地培養了學生進一步發展所需要的基本素質,為學生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較好的基礎。

            由此,我們似乎可以說,盡管中國的中小學為學生奠定了很扎實的知識基礎,但未必是學生進一步發展和學習的必需基礎,相反,過多過重的知識學習,常常會壓抑和挫傷學生進一步發展的動力和后勁。就拿現在大家都很關注的創新人才培養來說,很多研究已經表明,創新所需要的基礎,并不是知識性基礎而是美國中小學特別關注的好奇、探究、興趣、質疑等為核心的能力性基礎。正如《科學研究的藝術》一書中所指出的那樣,“知識和經驗的積累并不是出研究成果的主要因素”,“對科學的好奇和熱愛是進行研究工作最重要的思想條件。”從這個角度看,美國的中小學較好地履行了它們的“基礎”功能,學生的基礎不是“弱”而是“強”。

            世界著名數學家丘成桐先生,曾針對“中國學生基礎知識要扎實得多,只是創新能力差一些”的看法,多次大聲疾呼:“這都是多少年來可怕的自我麻醉!我不認為中國學生的基礎知識學得有多好!”值得我們再三深思。

             

            知識多少才夠用

            交流中,一次中美教育者的短暫對話,激起了我們心中陣陣漣漪。

            在一節中學八年級(相當于我們的初二年級)的數學課上,一位中國校長翻看美國學生的教材,非常驚訝:“學得太簡單了!這些內容我們的學生早在小學階段就學完了。”言下之意,他認為美國的課堂雖然輕松愉快,充滿了樂趣,但這種樂趣卻以犧牲了課堂教學的有效性為代價,因為他們的教的東西實在太淺、太少,根本無法保證教學的進度和難度。

            沒想到,聽到中國校長的議論,美國教師反問了一句:“對于八年級的學生來說,學數學的目的在于形成初步的數學推理的能力,如果用簡單的內容就可以達成,為什么要讓學生花那么多時間、費那么多心思、受那么多打擊、學那么難的內容呢?”

            這次看來似乎平淡無奇的對話,反映了中美課堂教學目標的根本分歧。

            正如前文所分析的那樣,中國基礎教育強調知識體系,其教學目標更多地表現為“知識導向型目標”,追求讓學生掌握更多更難的知識,而美國中小學強調能力體系,其教學目標則是“能力導向型目標”,追求培養學生進一步自主學習所需要的興趣、好奇心和探究能力等。因此,美國中小學生的課堂教學不會特別關注知識的難度和數量,很多時候,知識教學在美國中小學教學目標體系中并不是一個重要的話語體系,它在某種程度上只是一種手段,一種促進思維和能力發展的載體。所以,美國中小學的知識教學,并不主張給學生標準答案,有時甚至還會給出一些錯誤的答案讓學生去猜測、去論證,只要在學習的過程中思維得到了鍛煉就算達到目的。

            從中可以看出,美國中小學關于知識教學的定位,是“形式訓練說”的體現,即以知識學習為手段,側重于培養可以普遍遷移的能力。而中國中小學對知識教學的定位則是“實質訓練說”的體現,即以知識學習本身為目的,側重于對知識本身的掌握和理解。這種認識上的差異,導致美國課堂教學對知識的選擇以“夠用”為原則,而中國課堂教學對知識的選擇以“夠多夠難”為原則,因為我們總是相信,學習的過程就像蓋大樓,在基礎教育階段就像打地基,一定要把地基“夯實”。殊不知,人的大腦不是沒有生命力的地基,夯得太實就把大腦塞滿了,大腦就難有自由轉動的空間了。

             

             

             

            (責任編輯:admin)
            【字體:
            体育博彩哪个软件好
              <track id="fpdx9"><progress id="fpdx9"><listing id="fpdx9"></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fpdx9"></th>

                    <nobr id="fpdx9"><menuitem id="fpdx9"></menuitem></nobr>

                      <track id="fpdx9"></track>

                      <track id="fpdx9"></track>
                      <sub id="fpdx9"><meter id="fpdx9"></meter></sub>

                      <sub id="fpdx9"><progress id="fpdx9"></progress></sub>

                        <track id="fpdx9"><progress id="fpdx9"><listing id="fpdx9"></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fpdx9"></th>

                              <nobr id="fpdx9"><menuitem id="fpdx9"></menuitem></nobr>

                                <track id="fpdx9"></track>

                                <track id="fpdx9"></track>
                                <sub id="fpdx9"><meter id="fpdx9"></meter></sub>

                                <sub id="fpdx9"><progress id="fpdx9"></progress></sub>